提示:当前为默认节点,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!

她在诗歌中虚构生活中脆弱的部分,虚构事物悲伤的完美。她不算身体写作者,但她有敏锐的身体意识。她承认诗歌在世俗层面完全无用。

(33) 点击查看文字实录
  1. 视频
  2. 实录
  3. 评论
分享到: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腾讯空间 分享到百度贴吧
  • 媒体无法触及诗歌的核心问题
  • 发展有声读物是诗歌未来的方向
  • 写作中的冲动有别于生活中的冲动
  • 时代变动如此剧烈 诗歌不可能拒绝现实
  • 诗人和政治是若即若离的关系
  • 中国还未出现完全放开的女性写作
  • 不想再熬夜喝酒的时候意识到自己老了
  • 开“白夜”是为了挣钱 不挣钱怎么写作
  • 我在其他地方妥协 不用再写作上妥协
  • 在写作上不自信的人也可以成为大师
  • 把性别和写作进行绑定是我最大困境
  • 诗歌在世俗层面是完全没用的
  • 死亡是睡眠的拉长 我将平静面对
  • 悲观可以让诗人把世界看得更透彻
  • 我在国外很难写出诗歌作品
  • 我喜欢小孩 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不生了
  1. 写作只为少数人

    因为具体到写作的情况,肯定就是说是一个非常私密的问题。那么在这种媒体的比较表浅的问题里面,实际上不太能够触及到。[详细]

  2. 诗人“爱上”政治

    诗人可能不会说他想在政治上好像多少的被重视,但是因为诗人你必须反映你那个时代,以某种若即若离的方式。[详细]

  3. 女权和女诗人

    我觉得还是很少有女性能够做到完全放开在中国。因为国外他整体处于一个比较开放的社会,不仅仅是政治上。[详细]

野夫
为真相而写作

梁鸿
看不见的中国

苏童
人性是个黑洞

廉思
从蚁族到工蜂

[往期回顾]

本期采访/编导:
于一爽

摄像:
马赛/张琦

剪辑:
史轮

网友评论
    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凤凰网保持中立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