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当前为默认节点,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!

当文学变得甜腻、艺术家争做圣洁天使时,他却以魔鬼式的写作,直面我们久已疏远的死亡、恐惧与残忍。他说,写作必须揭示时代的真相。

(06) 点击查看文字实录
  1. 视频
  2. 实录
  3. 评论
分享到: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腾讯空间 分享到百度贴吧
  • 我是自由的写作者 “野夫提刀”抱不平
  • “游侠精神”在我们民族身上退化了
  • 我平生当过最大的官就是监狱大组长
  • 坐牢出来的人要花漫长时光才找得回自己
  • 我写作是为了揭示这个时代的真相
  • 我用写作还债 我的还债是要使亲友不朽
  • 童年时的“残忍”今天仍在延续
  • 文革中为恶的人大部分是被体制教唆
  • 我反对把苦难变阴影 我感受到很多善意
  • 诺贝尔奖绝不会奖励一个歌颂集权的作家
  • 一个不关注身边黑暗的诗人我怀疑其伟大
  • 没有任何痛苦可以让我提前抵达死亡
  • 吴念真笔下的台湾苦难而温馨
  • 进入出版自由时代中国文学将井喷式暴涨
  • 足够好的作家一定有足够好的语言风格
  • 励志养生类书籍多无用 读者要有鉴别能力
  • 易中天是讲义气的先生 我们感恩于刘道玉
  • 中国知识分子太多坐而论道
  • 我是改良派 体制内也有有理想的人
  • 被评公知我很荣幸 调侃公知是正邪不分
  • 8090后有觉悟 但仅少数人渴求历史真相
  • 婚姻终究要解体 打破性寂静是社会进步
  1. 我用文字让那些人和事不朽

    “我如果没有写下这些文字,我的这些亲友全部都朽了,我如果不写下这些文字我死之后,我也早朽了,不存在了。”[详细]

  2. 文学不能只有爱情

    “一个只会歌颂爱情的诗人,永远进入不了伟大的诗人,一个不关注身边黑暗的诗人,我充分怀疑其伟大。”[详细]

  3. 这个“盛世”来历可疑

    “这个民族是受到了巨大内伤的,这种内伤到今天为止都远远没有痊愈。我就只是为了写出来,必须要揭示这个时代的真相。”[详细]

马原
有神与无神

许镜清
敢问路在何方

王兵
艺术只为个体经验

杨黎
废话出真知

[精彩推荐]

本期采访/编导:
徐鹏远

摄像:
郁晨/朱亘

剪辑:
史轮

网友评论
    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凤凰网保持中立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