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当前为默认节点,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!

他曾是中国先锋文学的三驾马车之一,当“大红灯笼”高高挂起,他自言已远离那个江湖。他说,自己如今更愿意用笨方法探索人性的黑洞。

(07) 点击查看文字实录
  1. 视频
  2. 实录
  3. 评论
分享到: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腾讯空间 分享到百度贴吧
  • 我的真名叫“童忠贵” 小时曾为此自卑
  • 我的大学赶上了文学的“黄金年代”
  • 我们仍用现实主义写法开拓人性“黑洞”
  • 女性作品只占我创作的1/10 我接受被误解
  • 电影是远房亲戚 每个人必须面对两个时代
  • 南方不只小桥流水 中国人太多文化尾巴
  • 读香椿树街是在闻自己青春期的袜子
  • 《我的帝王生涯》是受到评弹的感召而写
  •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先锋作家
  • 描述当下交给报告文学 作家无需哭天喊地
  • 下一部继续写八九十年代的香椿树街
  1. 电影是我的远房亲戚

    “我把电影作为我的远房亲戚,可能在生活中一个远房亲戚跟你走动很勤,但同时一个远房亲戚跟你不来往了,那也是正常的。”[详细]

  2. 我已远离先锋

    “因为我的心目当中理想有可能要用很笨重的19世纪的东西来完成,我怎么可能再保持一个非常纯粹的先锋姿态呢,是不是?”[详细]

  3. 当下是一杯浑水

    “你描述当下尽管交给报告文学作家去做,不要那么急地呼喊、哭天喊地的就是说你给我写写当下,这我不知道意义何在。”[详细]

野夫
为真相而写作

许镜清
敢问路在何方

王兵
艺术只为个体经验

马原
有神与无神

[精彩推荐]

本期采访/编导:
徐鹏远

摄像:
石志钧/谢鸣

剪辑:
杨也

网友评论
    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凤凰网保持中立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