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当前为默认节点,你可以在后台修改为你想要的站点!

凤凰卫视

《有可奉告》精选:只有废话是可信的 你信吗

2013年07月24日 13:40
来源:凤凰网文化综合 作者:杨黎

在中国只有废话是值得相信的,这句话有强烈的意识形态性。比如说新华社的发言是一种语言,你信吗?文件是一种语言,你信吗?一个人的豪言壮语是一种语言,你信吗?一个人把胸口拍烂了,说“这个钱你借给我,我明天肯定还你”,你信吗?所以说只有废话才是可信的,因为它没有承诺,没有豪言壮语。这句话本来也有一点政治性,它不像诗歌那么哲学,它是有一定的政治性。我对那些豪言壮语、巧言令色、欺男霸女性质的词语要表示一种抗议。在这世界上,我说过一句话:不要高贵看不起贫贱。我不是指它的“所指”状态,我是指它的词语状态。废话追求的是句句平等、人人平等。

废话就是确定的、自信的,也就是有确定性,而比喻是不确定的。首先,我们要知道什么叫比喻,比喻就是寻找一物与另一物的关系。当然,最简单的比喻是陈述句,比如“少女像花”,实际上少女和花的差异太多了,这一比喻承担不起它们的关系。但是比喻已经深入人心,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每个动作都充满了喻意。比喻是什么?他以为他的意思是最了不起的意思,他以为他的意思是别人也能够理解的意思,他以为这个意思和意思加在一起,就构成了他们的生存原则和关系。实际上不是这样的。他为什么要用比喻?因为他的内心不确定,他想在另外一个地方、另外一个物体、另外一个人、另外一件事、另外一个时间、另外一段环境中去寻找彼此的相似性。你看,人家都这样做,所以我这样做也是对的。这是绝对的人类自卑。

社会主义肯定是最喜欢比喻的。他们的宣传歌词都是这样,比如,一座大山,用头来比喻山的顶部,然后是山腰、山脚。但是山哪有头?哪有腰?哪有脚?这是用拟人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,把世界全都拟人化了,完全放弃了对这个世界本身的认识。

这个伟大的观点不是我的发现,是阿兰·罗布-格里耶的发现。我年少的时候看到这句话,就觉得他给我指明了写作道路。1980年,我十七八岁的时候,跟我一起开酒吧的一个同学到四川大学图书馆工作了。那时候信息很闭塞,想得到什么信息都不容易。他去了大学图书馆以后,我就觉得很兴奋,请他帮忙找一些外面看不到的书。他就拿了几本书,其中有一本就是《橡皮》,当时是一个白皮书,叫做内部资料,供批判使用。我就开始看。这是什么?是小说。那年我正在孜孜不倦地写小说,但是在看了他的小说以后,我就觉得我没有必要再写了,我以前写的那些小说都要不得,完全是低等的。我觉得我应该首先学会诗歌。于是,在短短几个月里,我写了无数的诗。

(杨黎,第三代诗歌运动、“非非”诗派、废话写作代表诗人,作品有《小杨与马丽》《五个红苹果》《灿烂》等。)

出版社: 新星出版社书名:有可奉告丛书名: 凤凰网文化频道文选

出版年: 2013-7    定价: 28.00     装帧: 平装

亚马逊订购 《有可奉告1》《有可奉告2》

当当网订购 《有可奉告1》《有可奉告2》

京东商城订购 《有可奉告1》《有可奉告2》

[责任编辑:曹悦] 标签:杨黎 有可奉告
打印转发
凤凰新闻客户端
  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凤凰网保持中立

商讯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